欢迎访问:a片毛片免费观看-毛片a片毛片免费观看-人人超碰xxoo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吸血妖魔

吸血妖魔

不知道过了多久。嘈吵的人声,全身像是火烧盘的剧痛,还有寒冷刺骨的感觉,让她再一次的恢复了意识。可是她就连抬起眼皮的力量也没有。不远之处,一名从来没有听过的女声说道:「真够惨烈的!竟然杀光了全船上几百人,就连刚生下来还不足月的婴儿也不放过。」另一把女声说道:「别忘了我们的对手不是人类,在人类和妖魔鬼怪之间,怎么可能会有同情或怜悯这种东西存在,有的只能是赶尽杀绝。」最初说话的女声道:「被钉在墙上的这个人,就是照片上中的行之惠子吧!」此时一只温暖的手握着行之惠子的手替她把脉道:「还没有死!但是心跳很弱,虽然肉体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听声音是回答的另一个人。「有什么遗言就说出来吧!我会尽可能达成你的遗愿的。」说话的人语气悲伤。接下来最初说话的女声继续道:「想不到这次日本派来取代死去的直子的人,还没有踏足到上海的土地上,就被人先奸后杀裸体钉在墙上,还陪上了一船数百条人命。是这个行之惠子太没有用,还是对手太强?」行之惠子终于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自己所乘踏的万山丸号在快要到达上海之际,一直潜伏乘客当中的三只吸血鬼,展开了残酷的大屠杀,不分男女老幼杀光了船上的所有人,只有自己在被吸血和强暴后,被无情的裸钉在墙上行之惠子奋起最后的力量,张开现在好像有千斤重的嘴巴,舔掉小夜子涂在她唇上的吸血鬼血液。我不能死在这里,行之惠子临死前强烈的想到!做完最后这个动作之后不久,行之惠子被除魔队派来现场调查的法医官证实死亡。在除魔队五层大楼的地底之下,还有庞大的地下建筑群,由储放被制成标本或封印妖魔鬼怪的仓库、靶场、集合上海知名教授和各国军中资深技师的武器研发中心,以致即使一般队员,也不敢随便接近的停尸场。当时的上海有超过百万的人口,是东方第一大都市,潜藏在暗里活动着的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不下三十万只,虽然这当中的九成都是些像蛇虫鼠蚁般细小,只靠在人熟睡后,偷偷吸取一点点人血和邪气的小妖怪和魔物。但体形像人类般大小的,仍然有接近三万只。虽然这只是除魔队的估计数字,却已经非常接近真实。在这较高等的妖魔鬼怪层级里,多数都伪装成普通的人类生活,可是平均一年还是会猎杀一个人作为食物。因此这个地下停尸场,理论上每天需要处理一百具尸体。不过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大约只有三十具左右。因为很多时被妖怪杀的害人,都会被吃得尸骨无存,自然就没有尸体可以处理了。而且一部分更加聪明的妖魔鬼怪,都懂得将被杀的人,伪装成帮派仇杀和一般情杀与抢劫案中的受害者,以掩人耳目有利于隐藏自己的身分。而在这里干搬运尸体的工作,都是在上海最下等的人,有被特赦的囚犯、街上饥寒交迫的乞丐和满身赌屠被追得无处可逃的赌徒。这些人都签了合约,被迫在这里暗无天日的不断工作,即使有假期和休息也不能离开这栋大楼。为了保密的需要,最少要工作三至五年,才能够一次过领取薪金,并且需要永远的离开上海。被送来来这里的尸体,多数都是被咬噬得残缺不全的残肢。偶尔才会有例外的情况发生。像今天的万山丸号事件,就一次过送来了数百具尸体,连续不断被送来的遗体,把停尸间都放满了。当中绝大多数死者,都是被斩成数段惨不忍睹的样子而在这当中,有着叫这些停尸工人心跳加速和欲火焚身的,行之惠子的遗体为了解剖的方便,停尸间的尸体都没有穿衣服。为首的工人看着行之惠子的肉体,兴奋得心跳加速的道:「这么完整白嫩的美女尸体,足足有十天半月没有碰到过了。」接下来这二、三十名工人,争先恐后的扑倒在行之惠子的肉体上,有的人张开嘴巴大力的吸吮,有的人用手大力的搓弄爱抚,有的人则把行之惠子的手指往自己的裤裆上用劲的摩擦。正当他们陶醉得如痴如狂的时候,一声娇美的女子呻吟声,让他们所有人都吓得停止了动作。「这……莫非是尸变……」其中一个有经验的,吓得面无人色的说道另外一个身躯粗壮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怕什么?我看是还没有断气,玩活人比起玩死人不是痛快得多了?」在这里工作得久的工人,都知道偶然会有妖怪潜伏在尸身上,为安全计立即跑去找上级通报。经验告诉他们,逃走得慢随时会横尸就地。「一群胆小鬼!」那个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此时另外一个工人说道:「会送来这里的,就算还没死也应该身受重伤了。既然她还没死的话,我们快些去找医生吧。」满脸横肉的工人则说:「找什么医生,反正都要死的了。我们索性把她玩死掉!有人来质问的话,就一口交定说她本来已经死掉了的。」他手捧行之惠子的香腮,张开大口伸出粗糙的舌头,在行之惠子的俏脸上面肆意舔弄一番。「唔唔……」原本应该死去多时,身躯美冷的行之惠子张开了一对美眸打量着四周。面对着许多男子,她一时间头脑混乱,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醒了吗?小妮子。老子请你吃好东西。」男人解开自己的裤裆,就捉着她的螓首,强行往自己的下半身押下去「好臭!好恶心。不要碰我。」行之惠子尖叫着大力推拒。对这些工人来说,要玩女人的尸体,多少还有顾忌和害怕。但如果是活人的话,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一个个如狼似虎的,伸出双手肆无忌惮的在抚弄和触摸行之惠子赤裸的娇躯。「放手……放手啊……」「唔……」行之惠子娇嫩的芳唇中,被塞进了一具又腥又臭的男人分散,一对玉手则被迫捉着另外两个人的那一根。另外还有十多只属于不同人的手掌,在她一丝不挂的胴体上,粗野狂放的尽情抚摸着。「唔唔……啊啊……啊……」她虽然想说话,喉间却被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棍子顶着。男人们粗糙的手指,却毫不怜惜地,用力的朝着她下半身前后的两个洞穴进犯。「啊……爽透了……」久未接触活着的女人,何况是这种天仙化人的美女,其中几人才干没多久,就把腥臭的白色液体,射了在行之惠子的身上。「呕……」行之惠子大声咳嗽,把射出在她香软檀口内的白浊黏稠的液体吐出来。「你们……」现在行之惠子是彻底的清醒了,怒不可遏的看着这些男人们,对自己寸褛未着的模样,又羞又急。「接下来轮到我了。」其中一人提枪上马,正想把行之惠子按到身下「贱男人!给我滚开去。」行之惠子怒极反抗,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抓工人惨唿着倒退开去,胸口衣衫破裂,留下了五道皮开肉裂的血痕。行之惠子看着自己的青葱玉指,指甲不知何时变成了足足有半寸长,且锐利犹如刀锋「哗啊!妖怪。」男人们欲火急降,惊喜地后退开去。行之惠子冷静下来,想起自己在船上被达尔泰、今日子和小夜子三只吸血鬼袭击,垂死之际自己主动喝下小夜子涂在自己的吸血鬼之血。那么现在,我莫非也变成了及血鬼?行之惠子细心一看,这个阴冷且空旷的巨大房间内,放满了一张又一张冰冷的金属床,每一张上面都堆放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这个仇和我一定要报!」行之惠子坚握双拳,向着数百名的牺牲者许诺但在这之前,首先要解决现时的困难。「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人可以借衣服给我吗?」那些惊恐的工人现时只敢远远的围在外面,行之惠子所受的教育,还有她少女的矜持,可不容许她光着身子的四围走,只能双手抱在胸前,夹紧双腿坐在地上。突然间,一大群身着军服手持步枪的士兵蜂拥而入,各自持枪包围着赤裸的行之惠子。而带领她们的是两个比她年长得多的美女。一个是婀娜多姿雍容华贵的黑发美美,穿着汉族传统的服饰,就是古代的壁画上那身挂彩带衣袖飘飘,衣裙的颜色七彩夺目。一头秀发彷如漂瀑,脸容带着几分古典美,身形丰满玲珑浮突。另一个是有着一对丰胸巨乳和紧窄小蛮腰的金发碧眼美人,身上穿着今年巴黎流行的时尚服饰,淡蓝色长裙及地非常贴身,头上还戴着高雅的女用帽子相比之下,自己身无寸褛,还被男人的精液喷得一身都是,身上带着一阵腥臭味。既难堪又可耻。「这个……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可以借衣服给我吗?」行之惠子对着这二位美女,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说话。黑头发的那一位以谨慎的神圣说:「我叫林凤。这里是上海除魔队大楼的地下停尸间。至于衣服的事,一会儿再说。」「我……我叫做行之惠子,是新来的队员,在前往上海的客货轮万山丸号上,遭到了吸血鬼的袭击。」行之惠子急忙说道。林凤以手势示意她先停下来,然后说道:「这些事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先要替你作身体检查。」「可不可以换一个地方,这里有太多男人,我又没有穿衣服。」行之惠子脸红耳热的尴尬说道。「不可以!要先确定你有没有危险。」那位金发碧眼的美女说道,接下来她由身上手袋中出一个一尺长的银十字架,上面有着耶稣基督的雕像,然后她在机关制上一按,十字架内就弹出了一柄剑锋银芒闪烁的利剑。「我叫索菲。拉格朗,是除魔队的法国成员。」脸上带着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索菲十字架圣剑架在行之惠子的粉颈上说道。「你这样子的做法太失礼了!」行之惠子既羞且怒的说道。「如有失礼之处请你见谅,但是我们必需要小心为上。」林凤说到,并且示意跟在她身后的医生,替行之惠子作身体检查。偏偏这个医生又是一个男人,是一名头发包白五、六十岁的西洋人。医生单膝跪在行之惠子的旁边,打开用来携带仪器的皮包,取出听筒戴好后对跪座在地上的行之惠子说道:「请张开双手。」「这……这……」行之惠子的俏脸一直红到耳根子,面对着上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那十数个弄得自己满身污秽不堪的工人,以及二名穿戴齐整的年长美女,要她赤裸裸的张开双臂,坦露出自己的酥胸,这未免太过羞耻和折磨人了「请张开双手。」年迈的医生带着摧迫的语气再次说道。行之惠子的无奈的颤抖着青涩的少女胴体,张开双臂露出还沾着白色精液的柔美乳峰。第四章当众验身当银亮的听筒,放到了行之惠子她那娇嫩的双峰之间的时候,她瞬间紧张得浑身打颤。年老的医生脸色刹那间变得无比凝重,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把听筒移到了腹部等的其他地方。最后再由皮包之中取出探热针,交给行之惠子道:「请将之放进口中。」行之惠子只好听命照做,等了数分钟之后,医生才取回探热针观看上面的度数。头发花白的老医生好不容易开口说道:「心跳的速度大约是每分钟二十下,体温则是在二十五度左右。我的结论就是,这不是正常人类应有的心跳和体温。」对于这个结果,行之惠子已经心中有数。林凤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喝了那些家伙的血吧!」「作为除魔卫道的人,那是就算会死也不可以犯的禁忌。」「那又怎么样?即使如此我还是我,我依然会保护人类,诛灭那些妖魔鬼怪的。」「暂时我们要先将你加以监禁,对于你的处置我们要开会之后再作决定。」作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林凤就吩咐士兵,把行之惠子押解到囚室。等她的背影远去了之后,林凤哀叹道:「可惜了这么一个杰出的女孩子。」「这下子日本那边得再派取代她的人来了。」索菲双手抱胸说道,这个动作使她的双峰看起来更形丰满。索菲继续说道:「那她怎么办?除魔队是为消灭妖魔鬼怪而存在的,有成员变成了吸血鬼那实在是一个笑话。」林凤内心不忍的说道:「就算我们的门派不同,东西方的所学有分别。但这个规矩都是一样的,你应该很清楚。」「那就是要把她当作是人类的敌人,吸血鬼。在她变强,内心丧失人性,开始作恶之前将她消灭了。」林凤对索菲道:「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的。」由于要跟本国政府联络,电报往返需时,对行之惠子的处置有了决定,已经是三日之后的事,林凤和索菲一同前往囚室处理行之惠子。林凤对士兵吩咐道:「打开囚室的门。」三天没饮水没吃饭,连衣服也没有穿的行之惠子,比起三日之前更加镇定得多。「你们决定好怎么处置我了吗?」冷静下来之后,行之惠子也已经心中有数,就算按照阴阳道的传统,对于变成了妖魔鬼怪的人,也唯有消灭一途。不过她可不打算接受被消灭的命,虽然身无寸褛且手无寸铁,可是成为了吸血鬼之后,也就拥有了非人类的强大力量。必要时就算不惜杀人,她也要杀出去好寻找一条生路。无论如何,再找到达尔泰他们报仇之前,自己决不能死林凤单看她的表情就明白她的想法了。林凤道:「你还真是太年轻幼嫩了,这样一脸不惜一战的表情,只会让我们提高戒备。」「要消灭我吗?」行之惠子问道,若果答案是肯定的话,她唯有拼死一战了,纵使和除魔队的所有人为敌。林凤道:「我们不会消灭你,只要你不反抗的话。」「什么意思?」「索菲会在你身上施加禁制,使你不能反抗,受到她的操控。成为像猎犬一样的存在,而不是作为和我们同等的人类被对待。」「如果我不答应呢!」行之惠子说道。「你不答应的话,我们就会出手制服你,你没有选举的余地。」林凤道行之惠子内心天人交战,她用自己洁白的贝齿轻咬着娇艳的下唇,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林凤随之说道:「据我们所知,今日你父亲替你举行了葬礼。」「怎会?怎会这样的?我还在这里活得好好的。」行之惠子惊讶得无法接受「但并不是以人类的身分活着!你父亲的意思应该很明白了,在他眼中作为人类的你已经死了。如果你拒绝我们的条件,即时你有能力逃离这里,你也会被视作人类公敌之一而被追杀一辈子。」「我明白了!我就留在这来。」行之惠子面色苍白的座在囚室的地上林凤在内心松了一口气,虽然行之惠子很可怜,但这样最少避免了,要由自己亲手消灭她。索菲轻推林凤的肩膀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也只好如此了,拜托你了。」等林凤离去之后,索菲眼中闪烁兴奋的光芒,单膝跪在行之惠子的身前她非常大胆无礼的,一开始就伸手到行之惠子双腿尽头的桃花园处,在上面用力的摸了一把。「真是滑不熘手呢!」索菲意淫的笑道。正为父亲的事而陷入失落之中的行之惠子,立时大吃了一惊,满脸尴尬且愤怒的捉着她的手加以推开道:「你这样是甚么意思?」「甚么意思?」索菲微带怒意的说道。「当然是好好的研究新到手的玩具了,你的父亲难道没有买过玩具给你吗?」索菲伸手到行之惠子白里透气的脸蛋儿上抚摸着,她的态度简直就像一个好色的登徒子。「我可是人,不是什么玩具!」行之惠子怒极反驳。「你说错了吧!你是除魔队配给我当作工具和猎犬使用的吸血鬼,如果不能控制或驯服的话,可是要加以消灭的妖魔鬼怪之一。我劝你最好不要反抗,不过全不反抗也没有意思,你就半推半就略作反抗好了,这样调教起来才有趣。」索菲尔掩嘴偷笑道。「啪!」行之惠子深感屈辱,赏了索菲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得她嘴角渗血「我就让你知道反抗我有什么后果。」索菲眼神燃烧着怒火,骤然出手用劲拉扯着行之惠子的秀发,把她整个人押在墙上。同事间索菲左手已经掏出了圣经,将之放在在行之惠子的小腹上。「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索菲严肃的念颂圣经的内容道。倏然之间行之惠子感到小腹部分如遭雷击,全身像被闪电打中般痛苦,娇躯扭曲痉挛连嘴巴也难以闭上。接下来苏菲抬高自己的大腿,在行之惠子赤裸的胯间摩擦着道:「我最喜欢把那些原本身分高贵的人,调教成为下贱的奴隶。」「怎样?是不是开始感到快感了?」被电击至不能活动的行之惠子,全身麻痹不能活动,但是被索菲丝质衣裙磨擦的部分,却传来了阵阵快感。「宠物只有服从才能获得这种快感,反抗的态度可是要严加惩罚的。」索菲毫不留情的张开她的樱桃小嘴,用劲狠咬在行之惠子肌肤吹弹可破的胸前双乳上「啊啊……痛啊……」行之惠子悲鸣道。「这种声音真是悦耳!」索菲抬高头,在行之惠子的耳珠上舔弄着说道「你……你这个变态!」行之惠子黑色的星眸中闪着不屈的光芒。「竟然敢辱骂主人,你真是好大的狗胆。」索菲用词粗野的说道,而且语气不善叫人心寒。索菲。拉格朗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出身,平时受到众多的礼仪规范所限制,这样子仪态粗鲁的调教女奴,正好发泄她在日常生活中承受的压力索菲用力的打了行之惠子一巴掌,在她的玉脸上留下了五个深红的指印,打得她跌倒在地上。「我就让你这个淫乱无耻的下贱吸血鬼,品尝一下上帝神圣的力量!」索菲举起手中的圣经,伸向了行之惠子一上一下起伏着的酥胸。刚才在小腹部位念诵经文,已经如遭电击痛苦难当,何况这次是敏感幼嫩的胸部。行之惠子惊恐的叫道:「不要……你不能这样……」「是呀!那换别的部位好了。」索菲语气淡然的说道。索菲突然间把圣经移到了行之惠子的桃花园上,那里还是光滑一片没有长出任何杂草的。「你……啊啊……痛……啊啊啊啊……」「耶和华对摩西说现在你必看见我向法老所行的事,使他因我的大能的手,容以色列人去,且把他们赶出他的地。」透过圣经所发出的神圣力量,穿透行之惠子的全身。对她来说这就像是被电击被火烧一样,整个人剧烈的扭动和挣扎,身体却被索菲安的手按得紧紧的不能动弹。「怎样?上帝的慈爱滋味如何?」索菲舔着自己的红唇说道。行之惠子的身体还在颤抖,连动也不能动,双眼淌出了晶莹的泪水,嘴角挂着唾液的牵丝,身上尽是冷汗所化成的金黄色汗珠。行之惠子向索菲吐口水反抗,却因为痉挛的缘故完全失去了准头。「不知死活!」索菲狠狠的说道,并再次念诵经文:「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施展能力,显出荣耀。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摔碎仇敌。你大发威严,推翻那些起来攻击你的。」行之惠子就像被吊出水面的鱼儿,白嫩的肉体激烈的在动作,四肢于冰冷的地板上疯狂的撕爪挣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行之惠子的惨叫响彻在囚室来,就在这转瞬之间她为之崩溃失禁了。金黄色的温热液体喷晒而出,弄湿了神圣的圣经和索菲的手,被玷污的圣经再也发不出神圣的力量,电击般的痛楚骤然停止了。「哎呀!哎呀!居然失禁撒尿了。哈哈哈哈哈哈!」索菲拿开圣经,看着眼前金黄色的小喷泉,发出充满侮辱性的嘲笑。「想不到你还有这招!真是污秽的吸血鬼,看你撒的尿,把我的圣经都弄污了。我这一本可是由红衣主教亲笔书写在羊皮纸上书写的珍品,力量非凡且罕有难求。可不同那些大量印刷的东西,看你怎么赔偿主人的损失。」「呜呜!你才不是人,禽兽。」行之惠子哭得梨花带雨的骂道。比起肉体的折磨,被父亲和家人所抛弃,被索菲折磨到在她面前撒出尿来,做成了对行之惠子的尊严和人格最重要的致命一击。「禽兽?那么我就看看你是如何被禽兽操的。」出身高贵的索菲,却像街边的低下妓女般以低俗的言词骂道。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飞马牧场淫记 下一篇:高达爱女侠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