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片毛片免费观看-毛片a片毛片免费观看-人人超碰xxoo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城宝库

古城宝库

北楼西望满晴空,
  积水连天胜画中。
  湍上急流声若箭,
  城头残月势如弓。

  唐,高适,金城北楼。

  

  兰州古城。

  自汉朝以来,「丝路」开通之后,兰州便成为由中土通往西域的必经城镇之
一。唐代末年,安史之乱后,国力衰落,兰州落於吐蕃之手,后又为西夏所佔,
直到宋朝才将其收复。由於丝路的开通,兰州的商业极为繁荣富庶,也成为西夏
入侵中土所必取之城,兵家必争之地。

  在兰州城的市集之内,小贩商家林立,各种中土不易见到的珍奇玩物,在这
却是三步便有一摊小贩在叫卖着。街头上人来人往,人潮拥挤,俨然一副繁华平
和的景象。

  此时有个女子,便在往来的人潮之中,驻足於各式小贩之间,细细的挑选着
各类衣饰与布匹。女子身旁跟着一女,看似是其贴身婢女,倒是女子对待她的态
度并不似待下人一般,不时的回过头与她谈天说笑,询问意见,要不是从两人间
的服饰与女婢的恭敬态度看来,还以为是一对姊妹花呢。

  从外观上看来,此女子年约二十有六,上身着青黄色的窄袖短衣,外罩了一
件碎花长袖小褙,下身则是浅黄的袭地长裙。清丽端秀的面容之上挂着浅浅的微
笑,不时对着四周恭敬问候的路人回礼,看来此女子於此地甚有名望,应是身分
高贵的人家。

  女子伸起白皙细嫩的玉手扶了扶头上的云钗,柔声问道,声如黄莺燕语,柔
腻动人:「秀秀,什么时辰了?」

  「夫人,刚过申时,已是日落时分了。」那名叫做秀秀的婢女答道。

  「这么快?去帮云儿买个香糖果子,咱们便回吧。」女子细声说道。

  两人驱车回府,来到一座大院之前,院门两座精塑石狮,雕工细緻,栩栩如
生,显是出自大家之手。正门之上,悬挂着一张牌匾:「知州府」。原来此女竟
是现任兰州知府的夫人,难怪在市集之上,人人恭敬异常,争相问好。

  话说这个兰州的知州令,姓关名天正,是三国时期名将关羽的后裔子孙。很
可惜的是,关羽当初所使的三十六路「春秋刀法」并没有传下来,甚至於传到后
来,关老爷子的一身武艺,亦已失传。

  如今的关天正,是一名全然不会武艺的儒生。关天正考上功名之后,凭着他
的勤勉与爱民,处世公正,受到地方百姓的爱戴,於是从最小的县令,一直升到
现在的知州的官位,可以说是地方官的最高阶级了。

  关家之前的前几代祖先之中,并无人在朝当官,关天正算是第一人。以他这
种没有背景家世的人来说,能够从地方最底层的小官,爬升至今日的官位,已经
是难能可贵了。

  季晓寒,关天正之妻,亦是他唯一的一位结发之妻。

  当时一般的士大夫,便已普遍纳妾,更何况是在朝为官的高官府第,更是妻
妾成群,少说也会有个第二房。而男子留连花丛,纵情风月更是蔚为风气,男人
之间更流行以妻妾的多寡与美丽与否,来互相比较,引为身分地位的象徵。

  如关天正这般,只娶了季晓寒一位妻子,不只不纳妾,甚至於连风月场所亦
少有出入驻足之人,可以说在当时的风气之下,算是鹤立鸡群的异类了。民间有
人说是关天正痴心专情,独锺一人;亦有人说是因为关夫人实在太美了,才会使
关天正对其他的莺莺燕燕,庸脂俗粉提不起兴趣来。

  不管如何,总之,兰州城的百姓,一提起这兰州知州的关大人,无不竖起大
拇指来,大大的称讚一番,言语间那种出自内心的敬佩表露无遗。原因无他,这
关天正虽然贵为兰州郡最高的地方长官,却甚是洁身自好,律己甚严,又兼之勤
政爱民,将地方治理的头头是道,城内治安甚佳,甚至於达到夜不闭户的程度。

  说到季晓寒与她的贴身女婢秀秀,下了车后,门口守门的小廝便赶忙跑过来
迎接,同时亦对内喊道:「夫人回来啦~~~」口中一面喊道,一面赶忙接下秀
秀手中,两人採购的物品,或提或抱的跟在后面。

  季晓寒一面往大院中缓步行去,一面轻声问道:「云儿呢?」

  小廝恭敬的答道:「夫人,小少爷正在后院跟老爷学琴呢,今个儿不知怎么
地,学得比较久,到现在还没学完呢。」

  「嗯,那你跟秀秀把这些东西拿进去吧……对了!那个香糖果子呢?」季晓
寒一面吩咐着,一面想到了买给自己儿子的甜食。

  秀秀赶忙从怀里把东西给掏出来:「在这儿呢,夫人。」

  季晓寒面带笑意的接了过来之后,便笑着对两人说道:「好了,都下去歇息
吧。」

  季晓寒穿过了大厅,沿着侧廊往后院行去,这兰州知州府第,并没有想像中
那样的豪华与气派,反而是处处盆栽,诗画满壁,显露出一股强烈的文人气息,
这也难怪,这关天正本身就是科举考试的文人出身的。

  来至后院,远远便听到悠扬的琴音传来。琴音嘹喨清澈,细緻动人,显示出
这弹琴之人,在琴下的造诣已然甚是高明,只听见琴音越昇越高,彷彿直至九天
之外,於声尖扬止之处,赫然停下,却是余音绕樑,余味韵人。

  季晓寒此时已走至后院凉亭之旁,只见亭中两人,一名中年男子,身着文士
儒衫,双手背负於身后,立於亭旁,仰头望天,闭目侧耳听之。一名少年,约莫
十来开外,虽是一身稚气未脱,却是一脸老成持重的神情,坐在亭中,双手拂於
弦上,方才的琴音,竟是出自这十岁孩童之手。

  季晓寒击掌叫好之际,已然行至亭旁:「好!想不到云儿已经可以弹奏这首
『潇湘夜雨』,还弹得如此之好。」

  「娘!」少年闻言,满脸喜色,毕竟仍属少年心性,奔至季晓寒身边,投入
怀中撒娇。

  「夫人,你回来了。」中年文士脸带微笑,爱怜的看着少年与爱妻,同时亦
对自己孩儿的表现感到骄傲。

  「老爷。」季晓寒柔声问安道,这人便是关天正,自己的夫家,亦是兰州知
州大人。

  云儿一脸急切的问道:「娘,您说要带给孩儿的东西呢?」

  「行云!」关天正唤道:「怎么这么没规矩?爹娘平素怎么教你的?娘说会
买给你,自然会买,你却不可主动讨要!」这关天正平时教子极为严厉,连这一
点小事,亦要出言纠正,可见其对子的要求甚严。

  关行云一听见爹爹的指责,立时满脸通红,乖巧的立於一边,低着头应了一
声:「是。」

  季晓寒嘟着嘴,嗔怪的瞟了关行云一眼,语调却半是妩媚,半是娇嗔:「老
爷,瞧您这,不是吓坏了云儿么。」

  关天正见到季晓寒如此媚态,再也无法假装严厉之色,顿时笑了出来,却也
同时被季晓寒的妩媚婀娜之姿,搞得筋骨酥软,欲望大起。

  以季晓寒慧质兰心,自是知道关天正眼神下的意会,拿出买来的香糖果子,
递给了关行云:「诺,云儿,这便是给你的糖儿,记得不要吃多了,待会吃不下
正食,你爹爹又给骂了。」

  「自个儿玩去吧,娘有事跟你爹爹说。」看着欢喜跑开的关行云,摇了摇头
之后,刚转过身要说话,却已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抱个满怀。

  季晓寒欲拒还迎的说道:「讨厌!老爷,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

  「嘻嘻,夫人这般动人,我可是忍不住了,这就进房吧,管他什么时辰。」
关天正急色的说道,在季晓寒面前,什么知州的架子,也早被丢至一旁。

  关天正一双大手搂抱着季晓寒,同时爱怜的抚着她柔嫩的玉手,缓缓的往上
抚摸,惊叹不已:「晓寒,你是怎么保养的?怎么皮肤可以越来越滑,比婴儿还
细嫩?」

  季晓寒娇嗔道:「老爷,您不喜欢么?我要不努力保养,难保您什么时候玩
腻了,不会去找年轻貌美的女子,甚至还讨个妾侍呢!」柔弱无骨的凹凸身段,
却同时上下的在关天正的怀中磨蹭着。

  关天正一脸讨好的说着:「怎么会呢,夫人这么迷人,我是永远不会腻的。
再说,那些庸脂俗粉又怎么可以跟夫人您比呢?」

  「哼,你呀,不正经。快别闹了,等下教下人瞧见!」季晓寒娇声说道,同
时那娇躯亦轻轻挣扎着。

  关天正性欲正炽,哪肯放开,当下搂的更紧了,见怀中娇妻尚在挣扎,乾脆
弯下腰,将其连身抱起,往卧房而去……


     ***    ***     ***    ***


  时值春分时节,春暖花开,冬雪渐融,黄河之上,寒冰稍解。

  关天正於知州署内,公堂之上处理公文,埋头於书案之内。

  脚步声响,行至堂前,原是署中衙役有事禀报:「报!」

  关天正闻声抬起头来,看了衙役一眼,久历官场的他,自然练就了察颜观色
的本领,只匆匆一瞥,已大略知道事情紧急与否,眼看这名衙役无甚表情,知道
不是什么大事。

  「准报。」关天正一边说着,继续埋首於桌上公文之内。

  衙役继续说道:「启禀大人,钱总镖头求见,正在偏堂中等待。」

  关天正闻言大喜,应了一声,挥退衙役之后,立刻向偏堂的方向行去。

  偏堂之内,一名中年汉子,脸上岁月的刻痕明显,却是一脸精壮之样,身材
结实壮硕,於偏堂内喝着衙役奉上的清茶,忽闻开门声响,转过头一看,大喜说
道:「大哥!别来无恙。」

  来人正是关天正,他一见到中年汉子,也是满脸真诚的笑容:「贤弟,许久
不见,你终於想起大哥啦?」

  这名中年汉子,姓钱,单名一个豹字。钱豹是兰州城内,最大的镖局「兰阳
镖局」的总镖头,亦是关天正的异姓兄弟,两人虽未正式义结金兰,却是兄弟相
称已久,关天正当年高昇,初调任於兰州之时,於半路上遇到强人劫匪,眼见家
丁不敌,适逢钱豹押镖路过,出手解救了他。

  钱豹后来方始得知,所救下的竟是新上任的兰州知府,但是他竟然不要任何
关天正所提出的报酬,直说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举,凡是武人,皆应如此,
使得关天正存了结交之念,两人相交至今,十余年来,交情甚笃,犹胜手足。

  关天正与钱豹调笑了几句之后,正色问道:「贤弟来此找为兄,不会只是叙
旧闲话这么简单吧?」

  钱豹闻言亦是笑容一敛,严肃的说道:「大哥是否知道,关於『安史图鑑』
的传说?」

  关天正看了钱豹一眼,立时知道他的意思:「贤弟的意思是说,这『安史图
鑑』是真实存在,并且真的有『禄山宝库』?」

  钱豹点了点头:「有没有禄山宝库不敢说,但那安史图鑑在前一阵子,听说
已经现世。」钱豹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大哥又是否知道,最近西夏正在黄河
之北集结兵力的消息?」

  关天正听到这,已经失去了冷静,整个人跳了起来:「你……你是怎么知道
这消息的?这可是军事机密……」

  钱豹缓缓的站起,走至堂门之处,将门开启,四下看了看,之后说道:「此
处并非说话之所,大哥,不如我今晚再至府邸详谈如何?正好,我这趟押镖至京
城,沿路上为大哥收了许多琴谱、乐谱,正打算亲自为您送去府上。」

  关天正低头想了一会:「不,我先去发几封紧急的公文,贤弟你在此稍待片
刻,与我一起回府详谈此事。」

  钱豹闻言愣了一愣,想不到关天正这么看中此事,立刻便要丢下公事与自己
详谈,想了一想,回道:「不如这样,我先回镖局一趟,拿着那些琴谱,再藉送
谱之名,拜访大哥如何?这样一来,可以掩人耳目。」

  这下轮到关天正愣了一下,本来他想,这事如此紧急,那些琴谱等琐事可以
容后再谈,或是遣人送达即可,却想不到情势已经严峻至此,果如钱豹所言,需
要掩人耳目的话,不就代表目前钱豹已被人监视,随时会有危险?

  关天正愣了一会之后,方才说道:「好罢,那就这么办,咱们哥儿俩稍后再
叙。」

  关天正送走了钱豹之后,迅速的拟了两封公文,一封上报朝廷,禀报西夏兵
力集结的状况;一封则是送往金城关边防,受予周镇武兵权,并要他全力协助李
乘风应付可能到来的西夏军南袭之举。

  关天正命信使传递公文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知州署,回抵自己的府邸,等
待钱豹的到来。半晌之后,家丁果然来报,钱豹来访,当即迎了出去,两人略为
客套一番,进了书房。

  关天正不再客套,开门见山的问道:「这西夏屯兵之事,不知与这『安史图
鑑』有何关联?」关天正精明干练,之前钱豹先是提及这传说中的图鑑,又紧接
着说道西夏之事,因此猜测两者其中必有相关之处。

  钱豹闻言讚道:「大哥果然是料事如神,小弟尚未说明,一猜就中。」关天
正谦让了一番,便听钱豹继续说道:「大哥可知,这『安史图鑑』之中,记载着
何种物事?」

  关天正沉吟一会,回道:「各种传言纷杂,版本不一,不过其中亦有相同之
处,便是其中记载了当初安史之乱后,安禄山藏宝之处。当初安禄山身兼范阳、
河东、平卢等三镇节度使,掌管当地军权与财政,所得宝物自是甚多,后又攻陷
长安,称帝洛阳,这两大城内的宝器必也为其所得,这也是天下之人,都觊觎这
『禄山宝库』的原因。」

  钱豹道:「不错,大哥说得甚是。不过,大哥是否知道,这宝库内,除了金
银财宝,尚有何物?」

  关天正偏头想了想,会教西夏军亦想要得到之物,那又是啥?

  忽然灵光一闪,关天正道:「难道,其中竟有兵书?」

  钱豹拍案而起,说道:「大哥果真聪明,这禄山宝库,传说其中宝物繁多,
竟然包括了三国名将,诸葛先生所写的『卧龙计』,书中包罗万象,举凡治国强
兵之道、行军佈阵之方、诡奇难敌之兵法、天道算术等,皆在其中。」

  此时关天正已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呆立於原地。钱豹不等关天正反应过来,
继续说道:「还有一个跟大哥相关的事……」

  关天正闻言问道:「什么?」却是茫然之际,随口答之。

  钱豹把声音压低,轻声说道:「据说,吕奉先的方天画戟、张翼德的丈八蛇
矛,以及关老爷的冷艳钜,都在宝库之内。」

  关天正失声喊道:「什么!?」话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关天正立即压低
声音说道:「这些传说,又如何知道其真伪?」

  钱豹似乎知道关天正早会有此一问,低声回道:「因为,这一版本是从唐代
名将郭子仪大人的后裔所流传出的。据说,郭大人曾进入过该宝库一次。」

  「竟有此事?」钱豹此时的话语,已超出关天正所知范围之外甚多,只是此
事实是匪夷所思,令其半信半疑。

  钱豹继续低声说道:「还有一个传言,对大哥最是不利,这也是小弟立即赶
回兰州通报大哥的最主要原因。」关天正闻言,不禁「哦?」了一声。钱豹方才
的言语,已经一次又一次的震撼着关天正,又不知这传言又是如何,又怎会对自
己不利了?

  钱豹看了关天正一眼,欲言又止,最后仍是缓缓说道:「根据郭家后人,翻
阅最近才发现的,郭子仪生前的记事卷方知,郭子仪将『禄山宝库』的所在,即
是『安史图鑑』,交给了当时的关家后裔,所以这事批漏以后,众人都认为目前
这『安史图鑑』,是在关家后代的手上。」

  关天正闻言大惊:「什么!这……」所谓的怀璧其罪,这下不管关天正是否
真的有那「安史图鑑」在身,都会成为众矢之的。无怪乎关天正会这么惊慌了。

  正所谓关己则乱,现在关天正顿时失了主意,只知在书房内跺来跺去,宛如
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关天正於书房内走来走去,半晌之后,突然双手握住了钱豹的肩膀,急声问
道:「这……这可怎办才好?」钱豹忙连声安慰,要关天正先冷静下来,方谋对
策。

  钱豹等关天正略为冷静下来之后,轻声问道:「此事小弟原是不该擅自询问
他家隐私的,但是如今事态非比寻常,也只得冒犯大哥了。不知大哥是否有什么
祖传下来的卷轴、或是地图之物?」

  关天正闻言愣了一愣,立即说道:「没有啊,先祖除了祖谱,以及一些兵书
之外,留下的都是四书五经,琴谱乐谱之类。」

  钱豹低头想了一会,又说:「那不知道其他的关家后人……」

  关天正经钱豹猛一提及,立刻产生不详的联想:「啊!糟糕!」

  钱豹闻言忙问:「大哥可是想起了什么?」

  关天正急忙的说道:「关家村危险了!」

  钱豹闻言一愣,立时省悟:「没错,大哥不说,小弟还没想到……」

  关天正继续说道:「不行,我得马上发一封公文,请荆州知府派一队官兵过
去,同时再从这派一队官兵去护送他们过来。」

  钱豹忙点头称是。关天正话刚说完,立刻坐於桌前,拟了一份公文,叫来了
护卫知州府的卫兵,将公文交待下去。

  关天正才刚松一口气,钱豹又说道:「对了,这次西夏国听说对兰州志在必
得,集结在金城关以北的兵力,已超过了五十万人马。」

  关天正闻言又是一愣:「五十万?李承风大人的兵力也不过十万,加上原本
驻守金城关的十万官兵,也不过二十万人……」关天正沉吟了一会之后,继续说
着:「如果二十万官兵坚守金城北关,应该是可以抵挡住五十万兵马,万一出关
会战,又被诱敌深入的话……看来,我必须提醒李大人,同时从兰州抽调一些兵
马北上增援才是……」

  「对了。」关天正忽然抬起头来,对着钱豹说道:「贤弟,你这些消息,到
底是打哪来的?怎么可以知道这许多细节?」

  钱豹闻言笑道:「这可是小弟的老本行了。开镖局的,对各路人马势力的情
报,必须掌握得十分清楚,在押镖的途中才可将各种可能的麻烦减到最低,因此
小弟自然有获得情报的方式。」

  关天正闻言大悟,如此说来,钱豹手中定是掌握了不小的情报网,之前倒是
没想过自己这个义弟还有这个能耐。钱豹这些年来,知道关天正喜好收集乐谱,
每次押镖回来,均会带给他不少惊喜,帮他带回不少早已失传,或是很难获得的
乐谱、琴谱。如今想来,就是靠着这个情报网之便的。

  如今,关天正藉着钱豹的提醒,对一些即将来到的危机,都已做了适当的处
理,不至於事到临头,才来手忙脚乱。关天正笑着对钱豹说道:「贤弟,这次多
亏了你,不然,再拖个几日,大哥可就棘手了。」

  钱豹自是谦让了一番,连声说道应该的,关天正又挽留他在府内享用晚宴。
两人直喝至深夜时分,关天正才放钱豹回镖局休息。


  数日之后,西夏进犯的消息传来,两军於金城关交战,李乘风果然不愧是世
袭武官出身,再加上金城关固若金汤,西夏兵进犯了几次,皆是损兵折将,铩羽
而归。

  而关天正派出的官兵亦已抵达关家村,传回消息,一切无恙,如无意外,数
日后便会护送关家的宗亲等来至兰州定居。

  一切似乎都因为关天正及早的预防措施,显得异常的顺利与平静,却没有人
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罢了。

  金城关与西夏的战事仍在持续着,关天正增派的援军亦已到达,双方虽仍在
僵持之中,不过情势已逐渐稳定下来,看来西夏这次想过金城关,是不可能的事
了。

  此时,兰州的百姓虽然也知道了北边的战事,不过久居这边疆重地的他们,
亦早已习惯了这些频仍的战争,加上金城关经过扩建之后,异常坚固,又经年有
重兵屯守,因此兰州城内仍是一副热闹繁华,集市热络的景象。

  各方的好消息传来,使得关天正心情大定,这日处理完公务,返回府邸用过
晚膳之后,与十岁大的儿子关行云於后院抚琴为乐了一番,便於房内准备就寝。

  关天正看着正坐在梳妆台前的季晓寒,此时的季晓寒正在台前梳理着一头及
腰的青丝,季晓寒已卸去外裳,只着一身轻薄的内衬衣衫,姣好动人的身段在乌
黑亮丽的秀发衬托之下,更显诱人。

  从关天正的方向看去,那端庄秀丽的姿容侧影,突然一股欲望自心中升起。
想到这数日以来,因为接连而来的外事,已数日未与爱妻亲热行房了,心中亦对
这段时日的冷落娇妻而感到歉疚。

  关天正起身走至季晓寒身后,从铜镜中看到关天正身影的季晓寒转过头来,
对关天正报以一个温柔的微笑。关天正不发一语,伸出双臂,从后紧紧的搂住了
季晓寒。季晓寒闭上双目,臻首后靠在关天正的胸膛之上,似乎非常享受这被抱
在怀中的感觉,给予了她极大的安全与踏实感。

  关天正紧搂着季晓寒,手中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鼻中闻着淡淡的香味,那是
季晓寒刚刚沐浴过后,综合着发香与女体幽香的味道。在这些刺激之下,关天正
胯下的阳物已然硬挺如柱,从后顶着季晓寒薄衫轻裹的股沟,传来阵阵热浪。

  季晓寒亦感受到那发热膨胀的硬挺,白嫩的脸庞,泛起一丝羞赧的红霞,口
中嘤咛一声,娇躯更呈发软之状,柔弱无骨的依偎在关天正的怀中。关天正见状
顺势低首,吻上了季晓寒露於衣衫之外,稚嫩的雪颈,同时一把抱起娇妻,靠向
床沿。

  关天正将季晓寒置於床上,双唇却仍执拗的不离不弃,紧贴着季晓寒雪白滑
嫩的颈项,同时双手亦轻柔的抚慰着季晓寒身上敏感的部未。虽是隔着衣衫,但
是那薄如蝉翼的里衫完全无法阻隔关天正大手中传来的热力,季晓寒在关天正的
口手并用之下,鼻习更见粗重,口中亦发出呢喃轻声。

  关天正受此刺激,哪还忍耐得住,当下双手急急的开始除去两人间的束缚衣
衫。片刻之间,季晓寒便成为衣衫不整,散乱不堪的模样,在衣裳之下,被掩盖
住的冰肌雪肤更大面积的裸露在外,里衣下被肚兜罩住的两团巨乳向上撑起,一
时间满室春光无限,旖旎诱人。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沐雪仙子玉洁冰清 下一篇:狐妖狐妖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