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成 人 在线手机版视频-亚洲 在线 成 人色色-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泰国淫荡游戏

泰国淫荡游戏

上个星期跟老婆去泰国,想说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看人妖秀,结果老婆的同事(1对夫妻4个女的),就吵着要在房间打麻将就好,凹不过他们,只好跟他们一起闹,闹着,闹着。。那一对夫妻开始说黄色笑话,当时我和其他3个女的在旁边的沙发看电视。。。因为只开一桌。。。乱无聊的。。。而且大家也都喝了一点酒。。。。黄女:「打麻将就打麻将!说那些有的没的。」也坐桌上打麻将,老婆的女同事。张夫:「就是说一点加料的给你们娱乐咩。」也笑着答。张妻:「ㄟ。。你们猜我老公的底迪有多大。」老婆:「猜这个干麻,我们又用不到。」(这时我回头看那一桌,没想到老婆还真的看着张夫,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早上还给我假正经,说什么最讨厌在老公背后偷,难道今天你要老公面前偷喔!)张妻:「ㄟ。。那有什么难的,想用就猜呀猜的到就通通有奖。」

  老婆:「真的?那我可要猜啰。」

  张妻:「ㄟ。。前面几个,你们也一起猜呀。」老婆:「要是真的猜到怎么样兑现,教你老公现场脱给我们看呀。」黄女:「碰一个。。。这样猜有什么用,除了妳看过,我们也不知道真的大小,猜了也不知道对不对阿。」

  张妻:「那还不简单,我先写在纸条上不就好了。」这时张妻还真的拿出纸来,开始写东西,写好就把它拿给我,还给我瞇一下眼睛。。。。我也只好收下。。。这里的女人都35岁左右,身材都还好,跟我ㄧ起看电视的就还有陈女,蔡女和潘女。。。我跟老张,是被逼来的,说真的跟一堆女人出来玩,一点搞头也没有,在台湾也常常出去吃吃喝喝,去KTV也照样闹闹惯了,只是没这样疯就是了,因为老张夫妇俩通常要带孩子出来。。这次则没有。于是游戏就开始了,麻将还是持续着。。。。就在黄女又自摸一次时。。。

  老婆:「15公分长,5公分粗,黑色。」

  没想到老婆真的猜了,猜完还对着张夫格格的笑。张妻:「不对。。呵呵不对。」

  说完就望向我,我赶忙看一下纸条。我说:「嗯嗯,不对。」然后我狡讦的对着老婆笑着挤眉弄眼。黄女:「12公分长,粗细我不想猜,没印象。。不过我也觉得是黑色。」

  说完又望向我。。很自信的微笑。我说:「喔哦,也不对。」这时我没看就直接说了。。。因为差很多。。。蔡女:「唉唷,这不对,那也不对,就让我看一下答案啦,我发誓不说出去。」蔡女果然没耐心,难怪到现在一个男友也没有。张妻:「那怎么行,说好是游戏呀,既然是游戏就要大家一起玩,我老公牺牲很大ㄟ,猜对要给大家看的耶呵呵对不对呀,文哥。」

  张妻对着我说。我说:「好啦。。大家继续猜啦,打麻将的也继续啦。」潘女:「文哥,你们男生的粗细长短,有范围吗?你说一下,让我们也好有一个底猜呀。」

  潘女年纪最小,平常也问题多多,不过听说是蕾丝边,所以应该没和男人做过,我猜的啦。不过她的外型,可是正港的长发媚妹唷。。。我说:「也对。。

  呵呵。。。那我说一下吧,正常东方人大约12公分到15公分,超过的算是大船啰。「

  这时引来一阵阵的窃笑,我和老张则是尴尬的苦笑。。。。果然有一种被欺负的感觉。蔡女:「那个人的身高有影响吗。」我说:「应该多少有吧。」

  潘女:「那你13公分,对不对。。呵呵对不对呀文哥。」挖勒猜到我这里了,我立刻告诉她们,不要猜我的,我不是答案的目标。

  张妻:「ㄟㄟ……不对唷,不然再加大赌注,文哥的也可以猜,猜对,也给大家看,猜错的话,文嫂脱一件。」

  老婆:「唉唷。。这样不公平啦,那你们随便错一次,我不就脱光光,不然就分长粗颜色,每对一个,美雯(张妻名)妳脱一件,全猜对,妳和老张一起脱光。」

  大家异口同声说好。

  张妻:「那猜错的也要罚,这样才公平。。呵呵对不对,从现在起,每一个女生都轮流猜,猜错第一次不罚,第二次开始脱一件,脱光还猜不到,就要听指令受罚,还有现在起,谁也不准加衣服。」

  到这里,大家你一眼我ㄧ眼,也只好同意了。

  同时,老婆也把我的尺寸写在纸条上,给老张保管。

  第一轮老婆先猜张哥的,颜色对了。

  所以美雯脱了一件,没想到她竟然只穿一件上衣,这T恤一脱,立即露出一对被胸罩遮住的半奶,32的E。我目测。

  回看老张,他竟然傻笑,一旁的美雯可是一直对我抛媚眼放电——-今晚一定有好事发生。

  然后是张妻美雯猜我的尺寸,也算是猜对颜色。

  其实我觉得颜色很主观,再来算是回报老张,不然就太不够意思了,老婆也脱了一件,果然也是没上衣,美丽的桃型奶,被她爱穿的半透明蕾丝胸罩遮着,老张的两眼都快要蹦出火来。

  我轻咳了一下,提醒老张不要太超过,要适度的表现君子之风。

  不过没用,因为老婆是直盯盯的喵着老张的下面,因为已经顶起了小帐篷。

  这一点倒是跟我差不多,唉这就是男人本「色」啦。

  接下来的数字,在这一轮都没人猜对,也难怪啦,还有猜7公分的,又不是小日本。

  第二轮开始,依然老婆先猜张哥的,老婆和美雯算吃亏,因为按规则是第一轮就要脱了,现在第二轮猜错,那就要脱下身的一件或上身的一件。

  正常的情形,老婆猜错了。

  当然也就要脱了,不过老婆豪爽,一下就把裤子给脱掉了。

  这个骚货,果然穿的内裤,又是她爱穿的透明蕾丝内裤,这一下半透明的三角地带,简直可以把那个美丽沟缝给印出来。

  我看了老张,他的下面已经帐起了超级大帐篷,那个眼神简直是要把我老婆给吞下去。

  接下来张妻,随便说了一个数字,便说自己没猜中,哇靠,她老公还没说话勒,接着就看她已经把裤子给脱下,这个更劲爆,像示威一样,展路在我门面前的,是一个小白T,没错,就是小白T,不同的是——中间下边是分开的——所以整个沟缝都可以看的到。

  我想写到这里,大家也看到这里,应该跟我一样,早已经是小兄弟青筋暴怒了,女孩子应该也有潺潺流水了。

  大家先喝一口茶。清静一下。待小弟下集分解,娓娓道来。

  正当我和张哥都互相向看着对方老婆的媚态同时,陈女突然从我旁边走过去到电视旁边。

  陈女:「那我先猜两次,猜不对就脱好了,美雯和文嫂都那么大方了。」果然是狠脚色,一直没说话的陈女,是一个离婚人妻,曾经当过空姐,虽然已经有一个女儿,但是身材保持的没话说,我和老张平时跟她们去宵夜,总是趁机吃吃她的豆腐,没想到今天她那么干脆,真是卯死了。

  真是天从人愿,新春如意,陈女是连连出错,我和老张还特别给她机会,多猜两次。

  没想到她还是猜不对,这可不能怨天尤人了,一切都是天意, 天意不可违呀。

  于是,我们大家都很期待陈女的内衣,是不是特别的芳香诱人。

  陈女:「哈啰,有没有人要帮我脱呀,特别是两位男人,帮我脱吧。」陈女突发奇想似的这样要求。

  老婆:「好呀,这么好康的,我看那两只饿狼,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老婆淫笑的说。

  张妻:「还不快去,人家都叫出口啦,你们两个还呆那里做什么。」老张的老婆已经在催促了,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我和老张,都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感真的动手,毕竟老婆都在场呀。

  潘女:「既然两位大哥不出手,我来好了,小鱼(陈女小名), 没关系吧。」这实在我旁边的潘女,竟然自告奋勇要代劳,我和老张是脸一下白,一下青,白的是怕自己心脏受不了,青的是怕陈女不愿意整个气氛都搞坏,那今天晚上一切都白费了, 幸福顿飞。

  陈女:「也好,免的大哥们尴尬,不过两位大哥还是说一下要脱哪两件吧。」幸好陈女随和,善解人意, 这一下是皆大欢喜了。

  潘媚妹你可要听话呀。

  「上衣。」

  「裙子。」

  我和老张秒速反应,毫不迟疑,不过却是说出不同部位,我和老张几乎对瞪一眼,都怪对方不合作。

  正要争执一下……

  陈女:「那好吧,我都脱好了,反正我也真的猜四次都错,该脱三件的,脱两件算我赚到。」

  这是……

  这是……

  这是多么善解人意的媚妹呀,果然平时没白疼她和她女儿(不要想歪了各位,她女儿是小六资优生,我们叔叔两个是常常帮忙接送上下学,买礼物送奖品,她真的是很乖的。)

  在我和老张两个期待的眼神中,潘媚妹已经把小鱼拉到麻将桌旁,让她转了一圈,就在我们大家都吃吃的笑着下,开始准备脱下小鱼的上衣。

  黄女:「潘潘(潘女小名),快脱呀,不要趁机吃豆腐唷,家都知道妳的坏习惯。」

  潘女有女同性恋的癖好,我们都知道,不过这可不是坏习惯呀。

  我和老张都异口同声的谴责,不过不敢真的说出口。

  哈哈。

  蔡女:「那我也要帮忙,先实习一下。」

  挖勒,没想到这么淑女的蔡女,也突然淫性大发吗?于是;我们眼看着陈女把双手升起,旁边的潘女,则是把她的运动外衣往上拉,潘女还故意慢慢的拉起,当衣服盖住陈女的头时,没穿;真的陈女在上衣里面,是一件也没穿,她的桃子型奶,白皙又挺而且透着丝丝青色血管,这是绝世好奶呀,不果比起老婆来,似乎还是小那么一点点。

  正在此时;潘女则笑一笑看着我们,表情非常淫荡,然后竟然把头低下去啐吸陈女的左奶,另一只手也摸着她的右奶。

  我和老张应该是一下子,脑筋空白。

  这种只有在A片场景会出现的画面,竟然是在我们眼前真实播出,一下子之间,小时后的记忆,像黑白的幻灯片,一张张快速的在我们眼前飞掠。

  虚幻交替,整个心中响应着般若心经说的——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老死亦无老死尽…靠…想到哪里去呀,这下子可让各位软竿了,莫大罪过呀。

  其实是;小时候看过的A片场景,一幕幕的在我眼前刷新,而且也正挑选着相同的片段,比较优略和评价,渐渐的,我感到快要支持不住了……这时,虽然陈女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口中却发出“嗯,嗯”这般。

  像是很享受的声音。

  我们大家则是被这一幕给吸引住了,谁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这时;要帮忙拖陈女裤子的蔡女,一面往上看着潘女的动作,一面也开始脱下陈女的裤子。

  该不会也没穿吧…正期待中…「啊!糟糕。」

  蔡女失口的大叫,把我们大家都吓了一跳。

  不会吧, 竟然陈女里面都没没穿,喔 不,是蔡女脱的太用力,把内裤和运动裤都一起脱下来了。

  现在显现在我们眼前的,竟然是白皙的皮肤,和一点乌毛都没有的三角地带,那块地方就像是桃源仙山,一个小河直延而下,也有微滴湿润,我敢保证--这一定是人间仙境没错。

  顺便一提的是,老张的麻将桌已经歪斜一方了,他的小张已经爆发直立,把桌子顶起来了……

  我又看错,是黄女啦——她不知道为什么,把脚交叉的夹紧,又弯到椅子上,以至于桌子倾斜…有那么激动吗?然后陈女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有点害羞的看着我们。

  当然;我们大家都抱以鼓励的表情。

  陈女:「唉唷,人家只脱两件,菜菜(蔡女小名)你是不知道吗?」蔡女:「对不起啦,等等我陪妳,不就好了。」说着望向我这里,我傻傻的称是是是。

  陈女:「好,那妳也接着猜,不过我有一个请求,美雯和文嫂你们都要答应我唷。」

  老婆:「说吧,等等大家都陪妳,不就好了。」老婆也很爽快。

  陈女:「不是这件事啦,我是说,我们都猜了,而且哪么难猜, 文哥和张哥却只看戏, 要等猜对才露那么一下,我觉得不公平,起码也要脱到剩内裤,也算是给我们提示。」

  张妻:「也对耶,我怎么都没想到,两位兄弟,快照做吧。」美雯说到做到,真是剑及履及。

  老婆迫不及待似的,马上站起来到老张旁边,吃吃的笑着,一边也拉着黄女的手,准备托老张的衣服,老张也没退缩,竟然站起来让她们脱起衣服。

  我就没那么好了,美雯向一只饿狼似的,飞奔到我面前,抱了我一下,这时小鱼和菜菜,潘潘也一起过来,七手八脚的脱我的衣服。

  个人吃各人的豆腐,个人翘个人的鸟。

  我看着老婆一边脱老张的衣服,一边用手在他的胸膛,搓搓摸摸的,弄的老张下面鼓起炮管,像要撑破他的纯棉丝甲,脱裤子的黄女,也趁机海捞几下,老张那只昂立跳动的燕鸟,真是看的我血脉奔腾。

  我这边就复杂多了,脱光了的小鱼,不时故意的用双奶搓我的手臂,还拉我的手去摸她的小水沟,老张的老婆,更是用她的小丁缝擦我的腿,我真怕一下喷发,这么蛮横的手段,我倒是第一次见过。

  我相信这里的院友, 应该也不多见。

  「哈啰,还有潘潘她们三个没猜,要猜完吧。」我终于忍不住这样说,好的游戏不能中途而废呀。

  这时大家望向我,似乎都狡讦的淫笑。

  黄女:「对厚,我也还没猜完呢,那就我来猜吧,反正现在有提示了,也许会猜对一个。」

  说着一直上下搓揉着,隔着内裤小张弟。

  「对,对,现在我也可以猜出个七七八八了。」菜菜格格的笑着,边说边也搓弄着我的底迪。

  蔡女:「我猜文哥的有15公分,不过好粗喔!有5公分直径。」蔡蔡蹲了下去仔细地端倪了一下我的底迪,又抓了几下,哇靠!一下子我都快喷出来了。

  这时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我看到了旁边的潘潘竟然摸向美雯的胸部,她两只手一边一个,隔着胸罩伸入美雯的坚奶……这也太刺激了吧!潘潘向美雯的耳边吹气,美雯抱着我贴得很紧,还一直磨蹭,然后竟然也回头去亲潘潘的嘴,两个女人舌吻在一起。

  老张:「糟糕,菜菜你猜错了啦!喔……」老张一边说,一边望向我们这边复杂的淫荡情状。突然,老婆用力抓了老章的弟弟一下,老张失声叫出。千万不要那么快缴械呀!老张,后面的戏可长了,千万不要在这鸣金收兵退下去呀!旁边的黄女已经隔着内裤轻咬老张的弟弟了。

  蔡女:「厚,不管啦!这么难猜,我要多一点提示!」说完直接拉下我的内裤,就抓过来……这时老婆看了过来,手仍然半抱着老张的身体。

  老婆:「诶,菜菜,你犯规啰!这样等于看答案啦!要罚!」说着竟把老张的手抓着摸向自己的胸部。亲爱的老婆,你这是罚她还是罚妳呀?

  陈女:「那要罚重一点,罚脱光!大家觉得怎么样呀?」黄女:「我赞成,其他人呢?」

  接下来大家都发出了淫淫笑声,异口同声的答应这个处罚方式。只见菜菜又趁机揉了一下我的大迪克,然后站起来退了一步,对着我勾勾的笑着,接着把上衣和裙子褪下,又把不起眼的胸罩脱掉后,拉着我的手都他的胸部摸着……我猜她的奶大概有E吧!真的是黑矸仔装豆油,看不出来喔!平时菜菜也是满ㄐㄧㄥ的,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配合。

  蔡女:「文哥,只剩这一件,你来脱吧,算是让你执行惩罚。呵呵!」我望向老婆,老婆已经和老张亲吻起来,黄女也是。老张看到我的表情,拍了拍老婆,要老婆注意我一下。

  老实说,我现在虽然妒意烧起,看向老婆有一点责备的表情,不过看在我身边美女环绕,像是报复一样,却也一下转变为示威的笑着。

  老婆:「老公,今晚就尽性地玩吧!用力地执行,不要留情啊!」老婆说完对我眨了一下眼睛,表示同意。

  那好吧,看来今天可以玩到残了。一旁催促似的菜菜,迫不及待了。

  蔡女:「唉唷!文哥,不是说要罚吗?快呀!」我暂时抛开众女趋身到菜菜的面前蹲下,说实在,我底迪已经快爆掉了——太刺激了啦!菜菜的内裤是淡绿色的,尺寸很小,环着腰的上半部是半透明的蕾丝,下半部则是透明的纱,只有一层,所以展现在我眼前的可以说是若影若现。

  这时旁边的众女已经鼓噪起来,容不得我细细品味。各位院友,我要说声对不起了,实在是到了间不容缓的时刻,无法再慢慢地研究菜菜的内裤,我慢慢地又紧张的脱下了她的内裤,真的,那真是童山濯濯一扇毛,粉红柔嫩鲜滑沟,太美了,太美了!一时间我竟然忘却了老婆的山东大包。

  兄弟相信我,这才是美景,这才是人生啊!我激动痛快得要流下眼泪,想不到就这样值得了。说到底还是要感谢老婆和美雯这两位人妻,在这不安动荡的曼谷,想到用这么刺激的方法来化解思乡和不安之愁。老婆大人,谢谢您,请让我用尊敬和崇拜的呼喊向您致敬!老婆万岁!

  废话少说,都已经写到第三集了,还在脱衣服,有没有搞错啊?要几位大哥的圣文,早就喷精射水,满堂春色了,你是怎样,想急死人啊?是的!各位院友先进大哥,您的心声小弟知道,小弟写文,大哥们放心,一定是包君满意。这一趟到泰国,其中租了一间行政套房,加上机票林林总总,所费不赀呀!小弟是想好好的写,过程重于结果不是咩?所以请各位院友耐心的看来……我脱好菜菜的内裤以后,正想要离开一点,好让众女的空间大一点,没想到菜菜又发出「格格」的笑声,抓着我手摸向她淙淙的小溪。我的妈呀,这是……这是受处罚的一部份吗?

  我看着众女,也看着陈女和美雯的阴部,原来都已经微湿了,在灯光的反光下,都是珠露点点了。更想不到的是,美雯过来吻了我一下,也拉我的手去摸她的沟缝……我求救……求救无门,不!有门——是陈女的蓬门。蹲着的我,正好脸就快贴到陈女的三角地带,正想着,陈女已经把她的媚妹前抵到我面前,我的嘴鼻已经碰贴到她的肉缝,我轻咬了一口。

  潘女:「那还玩不玩呀?」潘潘一边继续抓几下陈女的双奶,一边又揉着美雯的挺奶。

  陈女:「妳快猜呀!喔……文哥,你用舔的,不要用咬的啦!人家好痒喔!

  嘻嘻……」

  我两手轻抚着美雯和蔡女的粉鲍,而且也用嘴挑逗着小鱼的湿唇,已经无法说话,听到小鱼的提醒,我开始用舌头服务起来。美雯趁机把胸罩褪去,三个女人已经光溜溜的在我旁边,而且让我恣意的玩弄着,这时我口中发出「啐啐」的声响,美雯和小鱼的肉缝也已经在我的揉弄下,发出「吱吱」的水渍声,看来应该是泛滥成灾了。

  老婆:「潘潘,妳来这边猜,猜你张哥的好吗?」老婆看到我们这边热闹的情形,应该觉得她们那边有点冷。哼!看吧,还是妳老公有手段,一下子就把场子炒热,办法妳想的,要说到起哄啊,那老公我还是天下第一呀,学着点吧!

  我:「潘潘乖,妳不是也想知道张哥的大小么?妳过去那边看比较精确。」我离开了小鱼的粉鲍,立刻帮哄着蔡女过去。唉!我和老张是过命的交情啊,怎么可以让他委屈?说什么这个小春鲍也要让他尝——虽然我知道她有那么一点喜欢女人(同性恋倾向)……老张巴结一点慢慢吃吧!

  潘女:「我不要,我要留在文哥这边,我喜欢小鱼姐。」老婆:「张哥这里也很好玩喔!快来啦!」

  潘女:「不要啦!张哥会欺负我。」

  老婆:「嗯嗯,亮亮(黄女小名)还没猜唷!妳来帮她呀!」果然老婆使用杀手炼,亮亮皮肤真的白里透红,有一股成熟的美,却也真的经常一副天真浪漫的表情,这种女人最煞人。以前常常到她家作客,没结婚的她却是把房子打理得干干净净,是大家眼中的好女人。我跟她有过做爱经验(当然是老婆同意噜——因为老婆也被我抓到偷吃,就是跟美雯一起去偷吃的,此事暂且不提),那是很美妙的回忆呀!

  黄女这时回头迷蒙的看了一下我们这边,又挥手示意潘女过去,这时的她满脸通红,不是一下就潮红了吧?那下面不就已经湿滑……潘潘:「对耶!亮亮姐还没猜,那好吧,我过去帮忙。嘻嘻!」说着飞快的移动到麻将桌前,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掉下三个麻将子,一个六筒,两个一索,(哈哈,是两只鸟不是?)大家失声的笑出来。

  黄女:「文嫂,我先猜文哥的再猜张哥的好不好?还是猜一个就好?」亮亮站了起来,潘潘也已经在等待要脱她的衣服了。

  黄女:「不然,潘潘妳先猜好了,好不好?」

  潘女:「不要啦!亮亮姐你先猜啦!」

  老婆:「一起猜吧,然后一起处罚,两位觉得怎样?」她们都一起答应了,亮亮转过身来看了我一下,说出了我真正的尺寸,真厉害!果然没忘记我们的鸳鸯夜情。不过接下来的才让我惊讶,她也猜对了老张的尺寸,难道他们也早有一腿?挖勒,死老张,总是和我分着吃,亮亮是我的私房菜呀!

  不过愿赌服输,我和老张这时正要起身脱内裤,好进行院友们期待的正戏,不过亮亮又说话了。

  黄女:「等等,文哥、张哥,我刚刚早就知道答案了,嘻嘻!我在两位嫂子旁边嘛!但也算作弊啦!罚我脱光是一定要的,不过,刚刚文嫂要我和潘潘一起猜,所以我想等潘潘猜完,再和两位大哥一起脱好不好?」潘女:「好耶!那我通通帮你们脱。」

  老婆:「哇!潘潘那么有自信呀,你该不会也偷看答案了吧?」潘女:「我哪有,要是我也猜错了,就让嫂子妳帮我脱,可以了吧?」老婆:「那不如让我家那条老色鬼脱,他最喜欢脱女孩子裤子了。」我:「不是吧,我哪有这样?刚刚也是妳叫我脱的,不过要是潘潘猜错,应该让老张来处罚才对。」

  就在你一言我一言的同时,潘女要大家安静一下,然后猜出了错误的答案,当然脸红心跳的站在老张前面,等待老张的魔手处罚。潘潘,你前世修得不好,活该有这遭遇,认命吧……嗯,说到哪里去啦!其实老张斯文又壮硕,长得像王立宏。应该是小女孩到师奶级的杀手吧!小潘潘的脸登时涨红起来了,也是啦!

  今天应该是她第一次在帅哥面前脱光,紧张矜持是一定有的。

  就在老张要去拖潘女的衣服时,黄女:「唉唷!张哥,不是说好大家一起脱的?我们三个要先脱啦!脱完再处置潘潘呀!」老张:「说得也是,我都精虫涨脑了现在。诶,那文仔一起来吧!愿赌服输啊!」

  我和老张正要脱内裤,只见老婆和亮亮都同时摇摇头。

  老婆:「没那么简单,这样草草了事,岂不是对不起这么多的院友了?来来来,大家都先到沙发去。」

  黄女:「嗯嗯,刚刚我已经和文嫂商量好了,大家脱光的坐到沙发上,潘潘你也先去坐好,然后我和文哥、张哥在大家面前脱,过程是两位大哥先帮我脱,然后我帮两位大哥脱,看完表演再处罚潘潘,OK?」大家没有意见,纷纷到小厅的沙发坐好,潘潘坐在老婆和美雯中间,竟伸手又摸老婆的坚奶,老婆和美雯笑着同时也伸手进去潘女的衣内胡乱摸一把,发出笑闹的声音。

  这时,坐在最左边的陈女望向我们这里,双手本来抱胸,见到隔壁的老婆嘻闹,却也放下手在小腹,其中一只手还摸到自己的阴部。坐最右边的蔡女则侧着身体靠向美雯,已挨在她的身上,并把右脚也跨过美雯的左大腿,从我这里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阴部,而她的手也狎弄着美雯的身体,尤其是美雯的肉缝,美雯也慢慢地将左手伸去,抠挖着菜菜的大腿内侧和粉亮的三角地带。

  沙发前面站着我、张哥还有黄女(亮亮),其中黄女站在中间,我和张哥看到沙发上那几位女人,抠抠摸摸的动作,两人的大鸟都已经暴涱几十倍,比国际油价涱的还要夸张。

  黄女看了我们哥俩一下,就开始对着沙发的众女痴痴的笑起来。

  黄女:「各位,接下来我叫要请文哥和张哥,帮我脱下衣服噜。」说完又转头看向我们两个。

  黄女:「各位想从哪里开始呢?请大家说一下吧,两位哥哥准备啰。」老婆:「不然;就从上衣开始好了,要慢慢脱唷,脱快了要罚你们两个男人。」黄女:「好,开始脱下衣服噜。」

  我和老张对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众目睽睽下,色欲被压抑,平常的豪胆壮志,线在却变的像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都尴尬起来,谁也不敢先动手。

  陈女:「两位哥哥怎么啦,平常就三摸四搓的,今天是怎样,怕我们等等吃了你们阿。」小于嘲弄着我们的胆怯。

  张妻:「ㄟㄟ,文哥,刚刚你又抠又挖人家下面,也没见你少个动作,快脱阿。」靠,美雯也开始叫起来了。

  潘女:「不样浪费时间啦,等等还要罚人家ㄟ,要让我痒死ㄚ快紧张死了啦。」潘潘一面搔着老婆的身体,用嗲死人的声音说话。

  现在只有菜菜,一直盯着我看,手也没离开自己的阴部,却一句话也没说,倒是用力脱了几次口沫。

  事已至此;我和张哥对看了一眼后,我想了一下,想说点什么来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我:「那……亮亮,我要开始啰,嘿嘿嘿。」怪不好意思的,平时大家都那么熟了,是有点奇怪的气氛啦。

  老张:「亮亮,那也来啰,嘻嘻。」老张终于又显现他的" 本色" ,准备动手了。只是我哥俩互相会意的打了个眼神,分工合作,一人脱一件,他脱上面我脱下面,过命的交情就是这样,不用太多的语言去沟通。老张先动手,她拉起黄女的上衣,是一件宽松的T恤,衣服往上拉的时候,黄女也配合的两手往上举起,好让衣服容易脱去。老张的动作很快,很快的就把上衣从黄女的身体脱下了。

  哇!这……这……这也太宏伟了吧!众人都发出了惊呼声。显现在眼前的上身,也是没穿胸罩,黄女的皮肤虽然没那么白皙,不过也是干净柔嫩,略带黄的皮肤真的更诱人。她的双奶不但挺立,而且如碗倒扣微微上扬,粉红的乳晕浅浅扩散,乳头还内凹,ECUP的尺寸一手难以掌握……靠;我和张哥顿时如身在迷雾之中,却看到灯塔,颓靡的精神为之一震,我们看见了天堂。这时撒发的众女也看的出神,潘潘还扭了一下身体,老婆也轻轻的摸向潘潘的下面。

  「噗嗤,张哥你怎么这样没动头啦。」黄女突然笑出来说着。

  我看像老张,这个老色狼,竟然口水从口里留下来,这也太不矜持了,丢尽了我这做兄弟的脸了啦,不过,我也赶忙低下头,把口水擦干净。

  接下来;就在老张搔首弄姿的怪动作时,我已经蹲下,准备完成这不世的功业,我诚挚的祈祷着,希望黄女下面也不要穿任何东西,真的;院友们和我都应该已经支持不住了,拜托、拜托。

  我小心翼翼的用双手,轻轻的拉住她的裤头,又是运动裤,不过是短而宽松那种,而且我看了一下,对不起各位,有穿啦,因为有蕾丝边边,那是内裤没错,唉!焉知非福……我们忍一忍吧。正要脱的时候,我往上看了一下黄女,她也正低头看着我,那一脸的娇羞,又让我想起上次的温存,明明是下流的动作,现在却变的那么浪漫,那么引人遐思,在我的耳边响起了那首老歌(casablanca),真美阿!

  靠腰阿!快脱啦,你是不会巴结一点喔,大家在等你勒,我蛋营养的,我的耳边竟然想起院友们的叫嚣声,是是是,对不起啦,我这就动手啦!

  「哗!」各位!我脱下亮亮的衣服时,我就闻到她身上传来阵阵香味,CHANELNO。5没错,这高雅的品味,真的配的起她内裤,黄女的腿很长又细,她今天穿的内裤,是浅米白色纱网的,除了上部的蕾丝边以外,其他都是细细的网面布,腿部的收边只是稍粗的细线。那幽密的三角地带,透着一条细细的缝缝,往两腿中间延伸而下,缝缝的顶端,只有一搓精致的毛毛,像奥运的圣火顶端一样,浅浅的棕黄色,美不胜收。

  欣赏和迟疑之间,我抬头又看一下黄女,她娇羞的低头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着我,把那神秘的面纱揭开,让悠然仙境显露在世人面前。我深呼了一口气,就像电影惊天动地的男主角,要潜向未知的暗水天洞一样的心情,开始了我的动作。

  我慢慢的拉下她的内裤,慢慢的……慢慢的,大家看到了她的肉缝了,拉到脚踝部时,她先抬起一脚,让内裤一边可以脱去,就在这时……「粉红色」!我的天ㄚ,那是粉红色的肉沟,小片的两片完整的包覆在大片的两片之中,有几滴小水珠,湿润了粉嫩的沟缝,这太刺眼了,但是我却不顾强光直射,还是直直逼视着那一片仙境。随着她放下脚,周围黯淡下来,令人生出失落感,唏嘘阿!

  黄女对着大家笑了一下,把身体转了一圈,又弯身拉我起来,娇羞的看着我。

  黄女:「好啰,我的处罚完成啰,接下来,就是我帮两位哥哥脱了,嘻嘻。」接着只见她毫不迟疑的,就蹲下来转向老张,抬头看了一下老张又望向众女,就把老张的裤子,〝刷〞一下的脱了下来,就在大家惊笑中,她亲了一下老张的底迪,那个大东西跳了几下,应该是很激动吧,撑着点阿小兄弟。老张的东西不小啦15- 16公分,细了一点有5公分粗,我的粗一点有6。5公分长度和他差不多,我的黑了点他的白,天下的鸟大都没什么差别,主要是要技术好,耐力好,应该就有小便以外的正常功能了,这里我不多谈了,没有实益啦。

  然后黄女就准备来脱我的了,大家交过手,那一次时间紧迫,没来得及互相参考留念,趁这个时机,应该可以好好观摩一下了。她转向我这里时,我看的出来她含情脉脉,我被她看的都不敢看我老婆,憋了一下老婆,她竟然是充满鼓励的眼神看着我,老婆我又谢妳一次啰。

  她脱我的内裤时,是动作很慢的,慢慢的拉下,当然我的底迪早已直立,成一柱擎天的姿势了,鼓噪的跳动着自不在话下。她自从开始拉下我的裤子开始,眼睛都没离开过我底底那里,脸红通通的连脖子都红了,我真怕她忍不住,一下往我这里开动,那可怎么办阿!当裤子脱尽以后,似乎是有意的,她的脸竟然往我的夸下贴来,正当我的两颗旦旦要碰到她的额头时,她转头望向我老婆,我老婆竟然对她做出亲吻的嘴型。难道真要在这里开饭了吗?结果黄女真的往我的旦旦一路舔到棒棒的头,淫荡的看着我,又整个含了进去,我只好咬紧牙关享受,〝喔!〞我爽到叫了出来,她并有停止。

  就在我快不行的时候,黄女的嘴突然离开了我的棒棒,用手轻轻的抡了几下,就站起来,深情的吻了我一下,转身对着那几个坐在沙发,看到傻眼的众女。

  黄女:「哈哈,他们两位的处罚也完成啰,嘻嘻,再来就是潘潘啰。」说完就往美雯和潘潘中间挤去。

  我和老张呆傻在中间站着,不知道这几个荡女人妻,还要玩什么花样。要是又要我们帮潘女脱,那经过刚刚那一番洗礼,我是还可以忍啦,不过看看张哥表情,和他底迪的动作,再加上潘女的嗲声娇叱,也许老张会霸王硬上弓,当场在这里演一出〝闹天京〞不可。这得想想办法才行。

  我:「老张,我看我们也搬椅子坐着看戏吧,嘿嘿,在让我哥俩动手可不好啰。」

  老张:「也对也对,我去搬椅子啰,嘿嘿。」老张也顺应我,多少知道事情轻重啦。

  张妻:「搬椅子是要搬椅子没错,不过呀,不是搬给你们坐,拿到中间来吧。」不知道她们要搞什么,现在八个男男女女,剩下潘女一个外,其他都已经脱到精光了。不过既然还有戏可以看下去,那也没什么不好,一面答应着美雯,我和老张各搬了一张椅子来,我把椅子放到中间,我们刚刚站的那里,老张则把她的椅子搬到沙发旁准备坐下。

  老婆:「张哥呀,不要做那里,呵呵。」说着就把老张拉到沙发那里,并示意大家站起来,然后推着老张坐下,美雯也来拉我到沙发,让我们两个都隔一小空间坐下。

  张妻:「菜菜妳坐中间,小鱼你坐我老公右边,亮亮你坐文哥左边。」安排好座位,老婆和美雯就拉着潘女到椅子那里。几个女孩做到沙发后,大家就准备看接下来的处罚表演。

  老婆:「ㄟㄟ,你们几个就那么守规矩阿,刚刚我们可没白看看喔,该做的动作都做出来呀。」

  靠!老婆,不是我说妳,这几个都是妳同事,又不是陪酒的小姐,刚刚你们是情不自禁,稍微动了手脚有了动作,怎么可以把我和老张当酒客啦。再说;刚刚妳们是好姐妹互相安慰欲望,我们两个男人手来脚来,岂不是跟禽兽没两样。

  我正要说话……突然我旁边的蔡女已经摸向我的底迪,而且拉了我的手去摸她那里,又转头去亲老张,小鱼和亮亮更是各自向我们靠压身体,一时之间在沙发上,严然已经春情荡漾火热不已。算了吧,人也是动物的一种,要做禽兽就选今天晚上吧,各位请原谅我,我……我动手了……今夜,请不要为我哭泣!

  老婆:「ㄟ各位,别光顾着亲热呀,这处罚也要看呀。嘻嘻。」在沙发前的一小片空间,摆了一张椅子,潘潘被安排坐在椅子上,老婆和美雯分站两边,潘潘的处罚要开始了。

  (五)

  老婆先看了一下我,又对老张喳喳眼,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底迪被舔了一下,糟糕,陈女已经把我的底底,放到她的嘴里吸舔起来。我扶着她的头又府弄着她的头发,我看向老张,原来情形一样。我把手绕过坐在中间的菜菜背后,成环抱的姿势,逗弄着她的双奶,老张一面享受黄女的吹吸服务,一面也抚弄着菜菜的肉缝。

  台下也精采万分。

  张妻:「老公,文哥呀,不要只顾着享受呀,呵呵,这里也有趣呀!」美文说完,就和老婆吻了一下,之后就走到右侧,转身背对着我,然后弯下整个腰。

  唉呀!这可不得了,美文大腿尽处的地方,竟露出了整个阴部,当然还有粉嫩的屁眼,她的屁股还扭动了几下,这样让我的底迪又爆长了不少。

  我看了老张一下,老张对我无奈的笑笑,美文还回头对我媚笑,舔了一舌头害我差一点爆冲,也许陈女有感觉到,立刻离开我的底迪,眼神示意我要忍耐。

  老张:「阿文呀,还可以吧,呵呵!」 我对着老张会意的笑了一下。

  老婆:「张哥呀,看好啰,呵呵!」

  说完老婆就让潘女站起来,然后亲吻了她,两女舌头交缠不已。接下来即很快的脱去潘女的上衣,潘女的胸部果然是粉嫩无比,但是并不大,应该只有C罩杯,不过那种鲜嫩欲滴的坚挺样,弥补了不足之处。

  这时老婆也转过身来,屁股对着老张,对着老张挤眉弄眼的,然后弯下腰去,这下不用讲了吧,整个秘穴屁眼都露给老张看了啦,真是现世报,还一报还一报,不过我知道,老婆的阴穴现在应该已经淫水淙淙了。

  接着;老婆用嘴咬住潘女的裤头,当然美雯也是一样的动作,只见两女竟然用嘴和手,连脱带拉的,把潘女整个裤子,拉到脚底;里面却一件也没穿,小穴已经露出一半,阴毛似乎修饰过的,成小小的扇形散开,其他的周围是红红嫩嫩应该是个处女地吧!

  老婆和张妻并没有停手,只是回头看了我们一下,就一人一手,推着张女两脚跨上椅子的扶手,成大字型。椅子的扶手有皮制护垫,所以暂时应该不至于难过,不过潘女的小穴穴,就整个暴露在我们面前。

  老婆和张妻和潘女又吻在一起,然后老婆乔了一下潘女的姿势,让她的屁股坐到椅子的边缘,接着就跪下去,俯趴在潘女的阴穴面前,开始吸舔潘女的小穴,美雯则是又弯下腰,抚弄并吸玩潘女的双乳。潘女开始呻吟起来,厂面实在太刺激了,我们五个早已停下所有动作,呆呆的看着,这个同性爱抚的刺激景象。

  想不到老婆平时偷吃,竟然也学会这个工夫,不说不知道,说了才知不周到,今天我总算见识到婆的把式了。不过看老张一脸疑惑的表情,显然也不知道她婆这功夫,看来今天游戏结束,我们都要好好考问下自己的老婆了。

  潘女:「啊...咿...咿..嗯嗯...喔..好爽喔,姐..姐..我要出了..要出...

  了!」

  老婆:「不要忍呀,潘潘,要丢就丢呀..让两个老色鬼看一下,看一下什么叫喷水,呵呵!」

  就在老婆和张妻的上下逗弄下,没想到潘女竟然从小穴内,飙出一柱水来,老婆竟马上用手指,又挖进潘女小穴,一下整个水柱加大,带着冲力似的,喷满了老婆的脸和身体,地上也依片湿淋淋的了。

  潘女也已经累呼呼的,两手交缠着张妻深吻起来,然后老婆接替了张妻的位子,张妻则蹲了下去,开始用加藤鹰的黄金手势,挖弄起潘女已经湿透的小穴,穴口还一张一合的,似乎等待着下一波的刺激攻击。

  潘女:「啊..啊..又要来了..要..来...了..好..丢..人阿...你..们..不..

  要...看..啊..嗯嗯..嗯嗯...啊...来了呀...来...了..我会死...会...死ㄚ...

  ,姐..姐..我...要..泄了...泄....了!」

  就在潘女一阵阵的喊叫中,只见潮水像雨一样,挥淋在张妻的头发胸部,整个脸也都被喷湿,张妻回头对着我笑。说真的,我和老张看到这里,内心早已经射了千万遍了,不过平时在仓井空、妃悠爱、波多野结衣的训练下,我们也不是普通的汁男而已,忍耐精实的功夫还是到家的,继续考验吧。不过;渐渐的我觉得老张和我,才是这场游戏的被惩罚着,不知道大家没有同感!

  在这之后;三女又吻在一起,而下边看的我们,这时也有一小动作了,陈女整个身体侧过来,边用胸部和小穴摩擦我,边和我接吻,老张和黄女的动作差不多,但是陈女和黄女,一人一手横过我们,去摸起蔡女的双奶和阴穴。

  蔡女:「嗯嗯..嗯嗯...喔...我要来..我要来...来...喔...啊....!」没想到坐在我们中间的蔡女,不知是看了这么多淫荡景象,而情欲大发,而是本来就容易兽性大发,竟然在被陈女和黄女的爱抚下,不到两分钟时间,竟自己半跪半站的姿势,手淫起来...几声尖叫呻吟,也来到高潮,就在要到高潮时,转身横夸过我和陈女,然后把穴对着我的脸喷洒潮水.....我..被颜射了!

  不过;我虽然被吓一跳,瞬时我还反应的过来,专业的一手扶起潘女的屁股,吸住她的阴穴,并用舌尖顶住她的阴蒂,我知道....这会让她一步登天,再上三十三天。

  蔡女:「喔...喔...文..哥..文...哥..好..爽...爽..喔..不..要..停呀,我..还..要...嗯嗯嗯...嗯嗯...啊...啊..又...又...来...来了....啊...!」果然,又一波的高潮,陈女也没闲着,也在双脚开开的蔡女底下,呼应着我,吸舔抚弄着蔡女的屁眼周围,菜菜喷的水真的也满多的,弄湿了我的脸和她的大腿,还有陈女的脸和胸部、沙发都被洒的湿淋淋的,太刺激了。

  我们这边的景象,也让前面的三女看呆了。

  老婆:「老公ㄚ,你什么时候学了这个工夫呀,我怎么没被你弄过阿,呵呵!」

  我:「老婆ㄚ,妳的手段也很好ㄚ,我也没看过,原来你不但偷男人,还给我偷女人,嘿嘿!」

  老婆:「什么呀,早跟你商量了,是你不要来的,什么偷不偷的,这么难听!」

  老张:「阿文呀,你就别怪嫂子啦,我们两兄弟,酒店也没少去过,公平一下吧!」

  张妻:「对呀,今天啊,阿文你一定要和我好好公平一下,呵呵,文嫂也要和我老公,分享一下公平!」

  老婆和美雯是大学同学,以前在学校玩的凶,自然有很多这样的经验,我和老张就只是生意上,到酒店应酬应酬,要说这样玩,倒真的没几次,更不要说朋友熟人间这样玩。老婆是几个月前,被我抓到玩回来的遗迹--内裤上一摊精液,才一五一十的跟我坦白,尤其听到是她们同事之间玩,我更是气怒筋爆。这还让我知道老张的老婆,也跟着我老婆一起玩,然后老婆也跟我说了,以前有几次跟她们同事出去玩,还再三的邀请我一起去,就是要这样联谊,结果;我最怕去当司机,所以也回绝多次。之后私下和老张商量,才有了这一次的泰国行。

  不过那时我也问老婆,到底玩过几次,她说具体已经记不清楚了,靠!原来我们平分秋色,我去酒店时,我老婆就给我戴绿帽。她说以后要去都会跟我说,我说这样才对呀,我每次去酒店不也跟她说的,这样才是游必有方啊,出去玩不就是图一个安全吗。我又问联谊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她说有以前的学长夫妇,也有同事和客户,我说这影响层面也太广了吧,她说大都是这几个女同事开姐妹趴。我说这么几个女人也玩的起来,她也说这样安全也不会没高潮,不过有男人的真肉棒子,还是有差啦。

  在老婆开出来的名单中,不乏常常一起吃饭或到家里作客的朋友,原来老婆和大家熟到床上去了,我还全然不知,于是我要老婆,有空也约他们几个夫妇出来换一下,我也想要知道这种联谊的乐趣,老婆说没问题,问我从哪里开始,我就一口要求,老张的老婆美雯,和老婆几个女同事开始,原因是我们比较熟,也常来往,再说我和老张这么好,我们的老婆又更好到床上了,过命的交情,怎么可以不共享一下乐趣,大家说是不是呢!!

  交待完毕,回到现场。

  老婆:「张哥、阿文,现在大家都脱光啦,接下来,两位想就这里,把我们就地正法,还是要换到床上去呀,呵呵!」

  我:「我没意见,看老张好了。」

  老张:「在这里怪怪的,又不是酒店,而且...而且老婆在这里...不太玩的开啦!」

  张妻:「我在这里怎么了,怎么玩不开呀...喔...会让你想起哪个酒店妹,是不是?还是我是黄脸婆,怕让你翘不起来呀,我是会吓到你呀!」美雯似乎有一点不悦,说完就靠到我这边,把我抱着陈女的手,拉起来绕过她的屁股,让我摸着抚弄她的屁股和大腿。

  老张:「天地良心呀,看好啰,你是没看到我这根啊,从打麻将开始就硬到现在,我哪有软竿,妳要是要现在来,我也可以把妳干到吱吱叫!」看来老张是有一点动气了,要想办法缓和一下。

  老婆:「美雯呀,妳看,你看,张哥这只大老二是很硬阿。呵呵!」说着竟然就蹲下去吸起老张的肉棒啦,挖勒,我看到老婆的馋样,都不好意思了。

  老张轻呼了一声,就不好意思的网我这里看来,表情竟是享受,看来气氛缓和不少。

  张妻:「文嫂呀,妳就好好磨磨这个老色鬼,看他习惯不习惯!」老婆:「习惯,我很习惯,张哥,你习不习惯呀!」老婆一边吸,一边还抬头问老张话。

  老张:「喔...习...习惯..媚妹好..会吸..,呵呵!」靠!老张,你兄弟我还在这里勒,也不会含蓄一下,果然男人都是见色忘友的。

  这时我故意把手滑到美雯股间,轻轻的用食指边,来回抚弄美雯的阴穴,已经湿透了啦,我也顺手摸着她的大腿。美雯迷蒙的看着我,然后淫笑的推开陈女,她把脚跨上沙发,然后让阴穴对准我的脸。

  张妻:「文哥,让我试试你的舌功,你那么会说话,舌头定很灵活,嘿嘿!」蔡女:「嗯嗯嗯,文哥的舌头,真的很灵活耶!我可以作证,刚刚人家快被他弄死半条命。」

  味道稍咸但清淡,穴水也多,嗯嗯,美雯的骚穴,应该是一绝,这老张要是嫌的话,那也太没干念了,以后有时间我一定要跟老张说下才行。不过一想,也许老婆的穴也正被老张,评头论足了不少吧,这才转头去看,老婆已经把老张,半靠在沙发扶手上,然后脚跨上沙发椅背,女上男下的69式,互相用嘴品尝起对方的性器啦。

  我很想学,不过似乎看的穿我的心思,美雯却对我摇摇头。

  张妻:「喔...好爽喔..嗯嗯..恩...文哥呀,我们不用这样累,要妹妹帮你吹,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来唷,不过呀,现在妹妹想直接来,试试你的大肉棒,可以吗?呵呵!」

  说完;美雯就示意陈女让开,然后滑下身体,她的阴续抵达我的底迪上方,她用手抓着我的肉棒,瞄准他已然湿滑的肉穴后,便把我的肉棒套入她的阴道中。顿时我感到她的肉穴,温暖紧凑也一缩一合的咬着我的肉棒,她开始摇着臀部起来。这时蔡女拉了潘女过来,一样让她跨过沙发,让我服务她的阴穴,蔡女自己却在沙发中间坐下,然后拉陈女过来,站在她前面,两手轻轻拨开陈女双腿,开始吸弄陈女的阴穴,陈女两手张开,撩拨着美雯和老婆的挺奶。

  看过老张那边,老婆已经背向着老张,开始用观音坐莲的姿势,一脚在沙发,一脚在地上,让老张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阴穴,而且用力的的摇着臀部。黄女则一脚跨载在沙发上,让老张品尝她的肉穴。

  老婆一边摇着,一边还不忘去摸蔡女和陈女的奶子,陈女和老婆接吻,淫糜的气氛盈满全室。

  老婆:「喔...张哥..哥..你好硬..好...硬..妹..妹..好湿...好..湿...你..的..大..肉..棒...大..鸡..巴..干..的..我..好..爽..爽喔...比我..老公..

  的还大..还硬....喔..嗯嗯嗯...啊..!」

  一听到老婆这淫叫,我正要动气,不象话啦。

  张妻:「嗯嗯...喔..文哥..不要..听.你老..婆的.嗯嗯...咿...你的...大肉..棒...才真..的..硬...又粗...大...是..大..鸡..巴..哥...哥..喔...我..

  才..真的..很爽..爽....啊...!」

  嗯嗯嗯...果然美雯善解人意,这才对啦。

  老婆:「喔...嗯嗯...好..爽...喔..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我们..

  一起..来..一起..到...高潮...让..你老婆...和..我..老公...羡慕..喔...好.

  .不..好...喔..嗯嗯..一起..嗯嗯!」

  老婆应该快要到高潮了,听她的叫声,应该是快来了,她的穴,和老张的接合处,一上一下的已经湿滑到不行,还形成像牙膏状的白色乳液,看来老婆和老张还真拍合,我是真的开始羡慕了。唉唷..往下一看;原来我和老的老婆也是一般如此,我看大家爽透了吧!

  张妻:「喔...文..哥..你..干..的我..好爽..我要..来了..来了...一..起来...你也..射..进来...让我..给你..生...儿子..好..不好....喔...嗯嗯嗯..

  ..啊...我要..来..了...啊...啊...来..了...来了...啊..!」老婆:「嗯嗯...恩..啊...喔....张...哥..你也..射进来...给我....我要..生.你..的..儿子...喔...我也..要到了....喔....咿咿..恩...来..了..来..

  喔...我也...到了...老公...张..哥..射进来了...,射...射了....喔...好热.

  .啊!」

  听老婆这样一叫,我也一泄如注,把我的亿万子弟兵,都射进了美雯的子宫内,她的阴道紧的张弛着缩收,两手则抱着潘女的屁股,轻轻的咬着。

  射完以后,陈女则过来抬起美雯的屁股,舔吸美雯的阴穴,把我的精液几乎全数吸入口中,然后和美雯接吻,美雯则拉着潘女转身,一起分享。六个女人好像排演过的样子,那边的三个女人要照着这样做,我和老张则用手不断的抚弄身旁的女人们,深怕一漏失机会则永不再来。

  分享完了之后,六个女人,站起来;又互相接吻了一下,每一个人都有接触到,而每个女人又来和我们接吻,我发现我和老张,在亲吻到自己老婆的时候,特别热情,因为有一种失而复得,或又有些许的歉疚的心情感受在内。然后众女都站在沙发前,看着我们两个,还坐在沙发的傻大哥,大力的拍手鼓掌,这一场肉搏游戏,终于结束。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渴望出轨的女人 下一篇:无尽征伐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